• 2010-11-10

    [日志]信任 - [想·沉睡之云]

    中午的时候一个组里的同事执意要请我吃饭。本来说是晚饭但我说晚上要下副本,本来想正好推辞掉,但他说那中午去吧,于是我只好说OK。
    中午我一般是不吃饭的,所以我也就去吃了一盘沙拉和一杯橙汁。
    他找我聊大意就是说再给他一点时间去学,不要开除他,因为最近他自己也知道作品表现让我不满意。
    其实我没有想过要开除他,虽然我表面上比较严厉但其实超级心软,很不喜欢开人,除非实在是太过分不思进取。
    我觉得他对自己很没信心,看起来惶惶不安,不过他很努力在画我是知道的,对于努力的人我从不吝啬给予机会。
    希望今天对他的安慰和鼓励能让他平静下来冷静思考,设计的基础巩固是一个需要积累的漫长过程,没有一步到位的办法。
    平静……平静……平静……
    感觉现在整个世界都很浮躁。
    还是我不正常?(我觉得你现在这样挺OK的。)

    无意中又听到了LARC的歌,回忆起大学时光,有一种宛若隔世的距离感。就像我大学的时候看高中,高中的时候看初中,初中的时候看小学……好像活了好几辈子。我完全无法回忆起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一切只能用年轻来做解释?(还有一种解释叫做健忘。)吐槽君一点都不懂的人文关怀一下正在感伤的老文青。(我只能送你一串省略号。)

    我觉得天空很好。我死了以后想要被埋在很高很高的山顶上。
    我想一个人呆在那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