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2

    ·[遊記]CP5——杯具 - [想·沉睡之云]

    忽然有那麼一天我想出去走走了,於是我看了一下同人展會的消息和好友列表,決定去上海……傳說中的CP5。
    早一個禮拜前我就買了機票了,然後就開始看官方介紹頁,有哪些同人志展出,把想入的都記下來。
    龍槍本,鬼泣本,河蟹本,還有幾本插圖本。一般我不入漫畫本和小說本,因為我覺得我已經過了看漫畫的那個“年紀”了……稍後就有事實證明我又杯具地烏鴉嘴了。
    這次蹭在瑪琪家住,蘑菇也要來,在CP5上有本子要賣,於是我讓瑪琪去接蘑菇,她帶了本子行李多。我自己打車過去就好了。因為社交恐懼症相信錢能改善大部份的窘境,比如一進地鐵站就迷路什麽的……
    下了飛機,等941等了二十多分鐘,其他車都刷三遍了它終於出現了。到終點站上海火車站之後,眼看很多很多空的的士在眼前刷過,但是……我和它們之間隔著一條長長的高高的柵欄。繞了半個廣場終於拐出去柵欄之後,我開始衝鋒攔截,它們中的60%都免疫了,直接無視我;35%都抵抗了,說不去我說的那地;終於有一個好叔叔願意載我去的時候,杯具地發現前邊已經堵車了。於是繞了個大老遠開到了瑪琪家,見到了作文和蘑菇,之後四人出去食。
    那天下午的剩餘時間基本都在逛書店中度過。上次是08年元旦去的那家書店,花了一千多塊錢。這次去不曉得是店裡實在太久沒刷新還是我眼光又高了,總之只買了兩本書,以下:


    還是在過期折價櫃買的,原價一本28,現價倆本28。
    之後又去了另一家店,發現了寶庫。我在一大堆大師之中好不容易找出了我愛的畫家,如下:

    當我拿起這本后,我馬上又會發現另一本比這更大(也更貴)的他的專輯,如此反復兩三次后,最後我在一本三百四和一本四十九之間猶豫了許久,還是拿起了最早那本四十九的祖國版。因為三百四的進口版非一般的重,而我這次只帶了手提包沒帶拉杆箱……
    在更高的層樓里我發現了龍槍小說的原版書,全英文的,恨不得抱起來舔。我心動了想入一套收藏,結果,在那一堆書里,光是英文書名,我就“認不出”一套來。想想,連書名都看不全懂……還看什麽原版書啊……於是作罷。
    買了一點書和一些本子文具,晚上約見了提子。悲劇地發現我想帶給提子的奶茶小食,放在瑪琪家沒拿出來。。。
    提子真甜美,真甜美,就像香草冰激凌。我忍不住捏了好幾把-  -!提子說我和網絡上一點都不像了,形象全毀,瑪琪一副過來人臉說,要習慣……
    倆人走斷腿回到家,窗外開始風雨大作。我則開始刨她家的書櫃,好多沒看過的本子。在某極力推薦下,我看了一個本子,發現看不太懂,於是在腦內一邊拼接情節一邊自卑自己的廢材和落伍。直到全看完我才發現,最後一頁是封面耶。這麼說我是從封底開始看的咯,於是瞬間orz了。
    雨越來越大,樓下的自行車棚開始吵,我因為完全還不到作息時間,於是睡不著。直到對面樓的一個女人開始和她男人吵架我也沒睡著,於是聽那女人駡了一個多小時,約摸三四點了我終於睡下了。然後六點半的鬧鐘……我們趕往了CP5會場。我以(偽)攤主的身份混了進去,然後開始幫鴿子和小道包書皮。這時候我以為,我想買的那些本應該比較冷門,不會沒有的,先幫他們佈置攤位,結果我錯了。
    按照字母順序我開始逛,最先經過鬼泣攤,裡外三層還加排隊,於是我跳過先。因為那攤子賣很多很多其他東西(我這時就沒看到鬼泣本了但我以為是還沒擺出來),看著那些排隊的小年輕們我覺得他們應該是買其他那些本的。然後我走到了白川本的攤位,入了兩本。

    這時幫忙的瑪琪也忙好了(我逛到F了),於是我們回去一起從A1從新開始逛。在C1遇到了NGA的果果和飛行者墓園,女女見面抱親難免(胡)……斯磨了一陣后,果說她搶到了3本龍槍本,我於是想起了這事,可是到了龍槍本的攤的時候(是G以後的排了),悲劇地發現本早早早早早就賣完了。我血淚了。
    之後轉著轉著到了【河蟹你全家】,發現也賣完了。然後到了【睡火蓮】,發現跳票了。接著去入了黃嘉偉的本,總算還有,如下:

    瑪琪後來又去看了佐助本,也賣完了。這這這才開場沒多久吧!

    在我萬般絕望的時候,終於來了一個驚喜……我以為重返人間的漫畫窗了,沒想到居然有2、3……雖然情節慢地很,但還是很興奮地入了……
    接著繼續血淚地開始一圈圈亂逛找樂子,於是入了很多亂七八糟的賤物(包含如下):

    特別說明,這徽章是窗了的AION本【空格之難】的,其實徽章真的做的很漂亮,場內除了那種賣賤賣囧的徽章,要說漂亮我還沒見過比這套漂亮的。那手機鏈是全場唯一魔獸周邊了……淚目。

    入了六個小別針,紅色那些,分別寫著【風中淩亂 似魔似幻】【人不猥瑣枉少年】【想要嗎?求我呀!】【這可叫我情何以堪啊】【認真的話你就輸了】【我要灌溉你的菊花】。那貓爪之賤,非得拿到手上才能體驗……
    在展會上遇到了十字叔和BREATHING大爺,我激動地上去和偶像們握手了……(其實這人除了握手別的就不會了)
    其他NGA的朋友們紛紛早有準備地掏出速寫本筆記本要簽名要簽繪,我看著一包悲劇的囧物淚流滿面了…… 沒有紙,沒有筆,我又一次想撞墻。

    收羅夠了東西,於是在靠牆的角落找個點蹲下,就開始啃書。出去再進會場要重新買票,於是各處牆根下都坐滿了人。順手舉起手機就拍了一張會場,忽然發現瑪琪亂入了。

    最後在準備離開會場的時候,一個萌娘忽然停在我面前,雙手把這袋子遞給我,我說了謝謝就收下了。爲什麽要免費送我呢?一定是我看起來太杯具了……
    出了會場去咖啡屋等真·攤主,於是拿起了【毛友】看。【毛友】的排版學【漫友】,於是我看完后又杯具地發現再次看反了。怎麼可以兩邊都是封面啊!!(扔
    晚上一行人出去聚餐,我,瑪琪,蘑菇,作文,小道,鴿子,雷XX,囧哇,在一個叫幹鍋居的地方吃飯。
    我再也不要相信外地菜譜上的“微辣”了!!!!
    吃完飯送蘑菇出了地鐵站,據說北京冷爆了……下了四五年來最大的一場雪。上海也開始降溫,老子單薄的襯衫和連帽毛衣完全不保暖,不過那時候的風還是很涼快很爽的。
    回到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上淘寶找龍槍本,拍下來要付款的時候忽然發現支付寶里少7塊錢……網銀沒證書當然是用不了,而瑪琪的證書也在公司。我覺得我上輩子一定是造了什麽孽了。
    於是我就開始收拾東西拷電影了,一點多上的床,早上八點半飛機於是定了五點半鬧鐘,可是我們聊天說啊說啊……不小心就說到五點十五了=  =
    睡了十分鐘起床是一種自己在飄的感覺……飄到了機場發現才六點二十,我幹什麼起這麼早啊……血淚。這時候開始盤算著去候機室睡一覺。走到候機室一看,那候機室是最早蓋的吧2號登機口,通風的……吹地我直哆嗦,睡毛啊睡……再次血淚。
    登機的時候不是那種一個封閉式走廊通到機倉的,是那種順著小樓梯爬上去的,我覺得我已經被風都削薄了……眼淚都流不出來了。算了,進了飛機總該暖和點吧,等早餐來了吃口熱的就不怕了。結果我遇到了有史以來最可怕的飛機餐-一小瓶的礦泉水和一塊樸實的小蛋糕。於是我大概是昏死過去了T  T直到飛機著陸的那一震才醒了過來。
    回到家后,到現在還沒擺脫渾渾噩噩的DBUF……
    去睡!

    分享到:

    评论

  • 没带棉袄去上海啊 看北方那雪下的
    小别针太有喜感了
  • 文风都改了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繁体字的缘故。。。啊哈哈哈
  • 我们只睡了十分钟吗,我一直以为那有半小时......
    你...还是被冻到了 =.= 虹桥机场那设施是相当的破啊...早知道该借你衣服的....
    这次还真是很餐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