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7

    [罗嗦]春寒料峭 - [想·沉睡之云]

           最近阵雨不断,每当下雨总觉得街道都变地好陌生。因为平时太少出街了有也基本都是晴天吧。公司门口的树全开花了,花的名字我是认真去看过的,以前学校的树上经常有写上植物的学名和科属,但我想了好几年都没有想起来。雨把树上的花都打下来,一地稀烂地仿佛吸饱了水的面巾纸。
           从横店回来房间被弄地更乱了,一星期没收拾就会堆满书和衣服以及数据线塑料袋各种东西。接着这周末又得回老家,父亲住院了。说是没什么大问题,希望如此吧,我觉得我还是回去一下比较好,黑暗之神保佑,不要碰到那些三姑六婆们和烦人的表弟表妹们。
           对于生活的期盼变地很简单,就好象渴到不行就只想要碗水。从周一开始例行盼望着周末,自由自在的周末。不用见任何人,不用按照任何人的规则做事,一切只凭自己高兴。可以半夜从梦中醒来就打开电脑,也可以一直在床上看小说到下午三点。其实我很希望可以一个时间内只做一件事,比如光听着歌,或者光看小说,或者是画画。但经常脑子里总是想着很多很多,画如何了,下回副本能扛住怪么,作业完成度还不够高,工作的那个单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主页的风格还在设计,未完成的故事无数地多,即使是在长途汽车里看不了书说不上话只能听音乐,也要担心手机的电够不够用。这是我无法自控的一点,持续影响着我的精神状态。
           非常多的事情其实也不是很在乎,得到当然好,得不到也不是很要紧,也许还少操一份心,生活更简单一些。我已经越发觉得自己内存不够用了,最近老忘事,然后有一个程序在很占内存地一直运行:我究竟忘记了什么事。很多事情我想了很多年都没有想起来,比如公司门口的树的名字,我某个同学的名字,我的书借给了谁,好象昨天的记忆都是嫁接过来的而不是我原本就有的,要不怎么就那么容易忘记呢?老年痴呆症也不是这样的啊,何况我才二十四岁。
           我开始期待一座塔,也许那是精神上的无限。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很想找座塔把自己关起来宅起来`````
  • 公司门口的书不就是紫瑾花么~~
  • 记忆这种东西,还是埋起来,很长时间才挖出来看一次比较好,这样比较不容易被过去束缚住,毕竟没有它是不行的,没有了记忆,以前的人生又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呢。
  • 恩。。很多事情是如果你不去在意它的失去,就会变的完全没有价值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