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t.17kuyou.com/plsm_33/cs/index.html?uid=700&37cs_p=NzAwLDIsMzA4LCw4NjQ=
    NGA上的“人妖王之怒”PM告訴我的,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感謝他。
    唉,這是柯爾蘇嘉德啊,旁邊那五行的字實在讓我不能忍了。


  • 玩过魔兽的人都知道我画的谁吧,这张脸我画了很久才到现在贴出来不会太吓人的地步,不要告诉我什么精灵应该更瘦或者小凯应该更老之类的概念和我不一样的话,这样从想法上的根本不一我是不会去改的……
    这个估计要画很久了,截图出来的才全图的1/10面积吧……希望过年放假结束的时候能画完吧。年后恐怕要忙别的了。

  • 这两天晚上都在做美梦,真正的美梦,非常非常美,美到我想狂按截图键。
    前天晚上梦到开车到一个开满花的溪谷。向前转个弯后却是冰天雪地,有一座很纤细的冰桥连接河两岸,树都冻结了,瀑布还有一点流动,有彩虹还有极光。我当时就掏出手机狂拍。。。。。。可是真遗憾醒来就没了。
    昨天晚上梦到一个奇妙的人物了,我在玩天堂2时候的角色,人类死灵法师——夏至。梦到他戴着尖尖的帽子拿着黄昏之杖从我家店门前的街区路过,我叫住他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放了一个达拉然烟火给他看。那时候天空的颜色很像纳格兰,也看得到星星,但我抬头看烟火的时候却看到他和烟火一起飞走了……我的反应也是找截图键,却发现自己不是在电脑前却是真实地在那个世界里。

  • 今天在打随机英雄紫罗兰堡的时候,忽然一个二十多年的老朋友,来跟我说她很恐慌,她快要结婚了。
    我顶着DPS猛降的危险开始安慰她,心里庆幸还好不是当坦。
    接着她说梦到我了,再接着说曾经喜欢我,这么多年了终于说出口。
    我对她说,滚,快去结婚吧,我从没喜欢过你。

    这样她心里会比较没有遗憾吧。

    该死的是更晚一点有另一个老朋友来讨论起了动画,于是翻出了秒速5厘米的MV。看了一遍开始稀里哗啦。
    只好抽几根烟让自己镇定一下。

    大概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很多很多遗憾吧。有时候不愿去触碰,但它们却永远在那个角落里。
    我后来觉得,我是不要“走出来”的。习惯它们就好了。

  • 又要來抱怨時間不夠用了。NND。
    哦不,應該說:感謝,至少我還可以抱怨~!
    最近玩遊戲玩地有點太不休閒了,感覺好累。排隊累,掛機累,副本累,組(或組不到)團累,開團累,跟團也累。
    公會里沒打過的不敢開團,打過的早早就去跟了別的熟練成就團,導致現在要么ICC、TOC有進度,要么ICC、TOC沒成就組不進。周2更新對我來說很糟糕,晚上大家都在RUSH的時候我在上班,11點半上線只能打打5人。周末就算想組團開荒大多數人也都有進度了。
    感覺上公會還是沒有什麽凝聚力的,一般都只考慮自己的需求,自己有需求的時候喊組馬上響應,裝備不夠的更是積極響應,裝備一旦過了副本掉落了就馬上跟更高級的副本去了,低級副本就算缺人帶也會用各種藉口推掉。周末開荒團我愿意開組啊,但到周末還有幾人擋得住各種誘惑無CD的,哈哈。還是G團實際點。
    今天下午看了一份表格,又是非常非常多的培訓,涉及管理和策劃等多方面,煩死人了。
    我這一星期下來都沒怎么畫圖了,今晚還要S3培訓。我以後除了RAID和每日我乾脆別上遊戲了。
    早上11點半給韻達快遞弄醒,每1分鐘來個電話催我找人收件,喂我說大叔,我手機可不能一邊接你電話一邊給別人掛電話啊,而且你他媽的吃飯時間送過來,多少人都不帶手機去吃飯的,2分鐘沒找到人你就不耐煩,我還沒講我睡4小時給你弄醒呢。
    都這些破事。
    還想趁上班練習畫點圖呢,結果毛事一大堆,表格表格表格開會開會開會。
    季度計劃年計劃,年個毛計劃,乾脆叫我預測2010年股市基金房價走向算了。

  • 我以前沒打過安其拉。今天半夜2點組進了一個安其拉懷舊團,到有一個2王,劍皇魔皇那裡。
    左邊那隻是法系,物理免疫。右邊那隻是物理系,魔法免疫。
    指揮先說,誰可以坦。我(防騎)和一個DK舉手。於是指揮走到左邊墻邊一個位置說,你等等就拉到這裡就是你面對的這個王(他只是這麼說,沒有說具體是哪個王也沒有說什麽時候拉,而我坐在地上喝水,我面對的是左边的魔皇)。

    然後又到右邊說了一遍類似的DK坦站的位置之類的。接著我們就緒,回到檯子上上滿BUF。指揮喊“MT上。”
    於是我上去拉左邊那隻魔皇。並且拼命企圖把它往剛才指揮指定的那個牆角的位置拉。但是那個王不吃嘲諷,又是定點大炮,我怎麼都無法撼動它尊足半步,我甚至連卡視角,拖距離都試過了。我還在想辦法,指揮就開始罵我。
    我一頭霧水,接著指揮就退團了。然後更多的人就退團了。
    其間KBK有M我說“傳送后要搶先打王第一下,仇恨就會在你身上”具體字眼我忘記了,但我翻了記錄只透露了這個信息給我(可惜忘記截圖,下線的時候太激動了直接關了遊戲程序)。
    但是還沒有打到王開始傳送,所以他透露給我的信息我還沒來得及用上。
    還有沒退團的人說,“騎士很直……”
    我非常鬱悶但還是想問清楚是什麽情況。後來沒有走掉的另一個小德說,那個王不能物理坦去拉,物理免疫嘲諷也免疫,不是你的錯。

    還有其他人表示,我完全理解錯了。拜託誒,指揮只指定了一左一右兩個物理坦,沒有指定過法術坦,那麼叫“MT開怪”的時候,按照指揮,左邊除了我,還有誰上去開怪?
    那麼是我理解錯了指揮說的“MT開怪”,敢情我不應該把自己理解為“MT”,那左邊那怪不用開?如果我因為沒讀攻略沒打過不熟不夠格,那這個指揮顯然更不夠格咯?

    查了攻略,攻略里說必須啟用一個法系職業去拉魔皇,用一名物理職業去拉劍皇。指揮只指明了倆物理MT,然後叫“MT開怪”不明就裡的物理MT而且是唯二的倆當然都去開怪了。而指揮原來也只說把王拉到牆角,沒有具體指明是哪一只王,這也是指揮的不到位吧,再則也沒有指明是開王拉過來還是在那裡接應傳送的王,只說“拉到這裡”,更加導致了沒有打過的人的理解盲區擴大。

    最後我還想問,沒打過安其拉很丟人么?可惜大家在打安其拉的時候我剛畢業再忙畢業手續和工作轉正呢還沒開始玩魔獸。集合前在往目的地跑一直趕,開打后就一直關注隊友情況,加血解毒拉怪救人我都做,開王前都在聽指揮說話給別人上BUF沒空閒去開網頁翻攻略很丟人么?我覺得這並不比“隊友理解錯就罵人”“有人操作失誤就退團”更糟糕吧。
    就算我很晚玩魔獸世界,但我凡是有組隊的時候一直都很認真在玩也盡力幫助隊友,要說操作爛智商低下這些的我只能說,我也盡力啦。從來沒有划水,也從來沒有NINJA,每次除非特殊情況不然都第一時間自己盡全力趕往副本,我有那麼糟糕么?
    每一个号都是自己练大的不是血色斯坦破碎刷大的,这个骑士号自强过旧大陆80%以上的5人副本一路坦大的,每天因为夜班都是晚上23点后上线只能玩玩五人,像我这样至于被说“我总算见识过TBC后的骑士坦和WLK之后的DK坦”吗?
    讲究逻辑和可能性所以不懂变通,绝对听从命令所以认定一就绝不二,也就这样。
    大概我12X的智商玩游戏还是嫌低了吧。

    昨晚臨睡前又回憶起一個戰鬥細節,在第一次殺雙子的時候大家都不會殺就亂殺一氣,之前之所以沒有全體跑屍體是因為我在臨死前干涉了一個小德。而團里唯二的術士卻是第二次開王前唯一沒有在場的人,一個是因為死太遠救不到,一個是因為提早釋放靈魂找不到他的屍體去復活,而他們倆無法獨自穿過進來的一個不停刷小蟲的通道。所以在指揮說“MT開怪”的時候根本沒有術士在場,大家也都知道,那麼他究竟想要誰去開左邊那魔皇。

  • 最近两周因为工作忙疯了,然后终于告一段落,规划全结束了,漫长的审图开始了。
    上一周五因为工作的事对某项目经理大发脾气,还甩话出来:老子不干了,回家找你娘画去。接着前天晚上我就梦到他离职了……我在梦里悻悻然想该不是被我气走的吧。好在只是个梦。至于工作怎么会让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时间很紧,东西很多,人很少。就在我觉得这些我都咬咬牙能克服的时候,某高层来了一句话,“我希望更新包不要超过100兆”。然后我就斯巴达了。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