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7:30我們公會週五的固定團照例由裂風開組起來。由於各自有事,原來的ST和補都不能上,我們另外找了兩個只有一區經驗的朋友一起打。從七點半開組打到十二點多,打過了瑪洛嘉領主-亡語女士-砲艇戰-薩魯法爾-膿腸-腐臉-普崔希德教授-血親王議會-鮮血女王-綠龍-冰龍。

    之前的進度一直停留在拓荒冰龍上,基本上最好也只能打到15%就滅。今天冰龍過地超感人。

    戰到5%左右大概就只剩5個人了,ST是最先倒下的,於是我接過來準備一坦到底。然後每次的冰墓都在減員,指揮激動地大喊“RUSH!!”剩下3%的時候主力DD都死了,但我們依然沒有放棄,一直到1%打了很久,因為那時候只剩我一個坦在打了。我用掉了飾品喝掉了藥水用掉了聖療換上了光明審判,在只剩3%血,秘能連擊疊加到14層的時候終於把開始狂暴的辛德拉苟莎幹掉了!!!團裡的大家都激動地刷屏,YY裡也開始歡呼大喊猛坦,我們的英雄,卡斯我愛你。
    那一刻我心裡真的是超爽的。大家都開心地刷屏刷了很久,都沒有像以往一樣馬上撲過去摸屍體。
    不過說到摸屍體還是一如既往地黑。一個晚上7條項鍊,繼指環王之後裂風又變成了項鍊王。
    巫妖王的話我們這個團隊裝還差不少,打不過,練習了幾次後大家就開心地去睡覺了。當然每個團隊到這邊恐怕都少不了要和巫妖王合照。

  • 我剛準備寫日誌呢,這又叫我幫HTOC了。唉。



  • 到公司第一天,闲闲涂了个。

  • 再見福州~

    我要少玩點游戲多畫點畫~

  • 好久沒有來這里發牢騷了。最近真的是忙死。
    離職這事絕對不像電影里一樣抱個紙箱子拍拍屁股走人那麼簡單。光是那個SOP步驟就有39步。就是要39次各種人幫我通過表單哦!期間還需要我自己反復確認=“=被耽擱了好久了,希望周末的飛機還趕得上吧。
    北京實在是有點小巨遠唉,之前去過最遠的地方大概就是香港。這次一個人去北京那感覺有點大義凜然視死如歸?
    那邊沒有舒適的生活,沒有家人,沒有故交,甚至沒有更高的薪酬,只有一個有愛的項目。
    我經常覺得我總是在孤注一擲,但自大地講一下我覺得通常我都是贏家啦XD
    搬家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特別對于我這樣愛買書的家伙來說。帶去北京的書只有4本,其余的幾千本全部搬回老家。打包就打包了好幾天,因為最近書的規格實在是越來越賤了,感謝老媽幫忙。
    除此以外的各種手續也是忒麻煩,股票啊醫保啊公積金啊好煩=..=
    感覺還是……完全沒有休假。從懂事開始就忙到現在了,都沒怎樣好好玩過放松過。唉。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定要玩游戲的原因了吧。
    RAID繼續加油。爭取兩個CD內殺掉巫妖王小阿。

  • 昨天打25ICC,卡腐臉滅,過不去了。
    最早是我負責玩泥巴,到最后20%的時候,RL總是怪我沒有拉中間的泥巴,說卡斯你這樣不行的啦,你風箏不行啦。于是我轉了DD,他們換了一個據說是專業玩泥巴的DK。我們又滅了好多好多次,然后就沒有人講我不行了。
    中了病一鍵驅散不要太順手啊,在中間就把小泥驅散出來,在中間就融合出大軟,大軟爬那么慢,馬上拉走的話等它挪出來早就AOE死一堆人了。好在最后大家基本都曉得是中了病不跑導致滅團,并不是卡斯不會玩泥巴了=  =
    下周2又被這個團邀請了,以后會不會都是固定團呢?昨天真是巨黑無比黑,就買到一個提升T10的道具,其他都根本沒有出坦裝,出了一兩個板甲還是亞夏會掉的部位,黑到死,ICC團,TOC價。

  • 有好一陣子我覺得生活充滿了失意與悲傷,任何困難都能將我輕易打到。我放不下,理不清,斬不斷。
    可能是老天終于不想讓我再這樣自己挖墳埋自己了,于是賜予了我一個禮物。
    說真的,這還是我第一次跟異性陷入熱戀——【我愛他,他也愛我】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我有好感的異性敢跟我表白,在這樣的前提下他敢說出來,真的是蠻勇敢的。在“男女”問題上我的思想還真的很保守,覺得告白這種事就應該由男生來。那些曾經喜歡過我卻不敢告白的男生也許永遠都不知道,我只是在等他們先開口,一步之遙,擦肩而過。
    我現在經常覺得我判斷失誤,我終于淡定不了了,甚至覺得以前的很多邏輯在愛面前不堪一擊,心跳加速的那種感覺好像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這種幸福滿點的感覺就跟做夢一樣,簡直像被砸到了。
    雖然離真正在一起還很遙遠,還有很多艱難險阻,但我會好好珍惜好好把握的。
    真的不想再沉浸于不可挽回的失落感之中了,真的很痛苦。
    說回來也正是那種失落的狀態才讓我獲得了現在的這份愛情。
    以后這個博客的基調應該就不會那么那啥了,哈哈。搞不好都不愛更新了。

    只是想告訴關心我的朋友,我終于走出來了,我現在很幸福,快來恭喜我吧。

  • 最近公會想開荒ICC,其實公會里很多人都打過ICC了,這里講開荒是因為組的公會團,大多數人是沒打過的人。
    開荒團里做RL很辛苦,我就算打很熟我也絕對不做,何況我不熟,所以這事我從來不挑。
    開荒團里能做RL的人,在其他野團里也都能混很好,如果他們愿意回來帶,那么我們要感謝他們沒有忘記我們。我們也要盡全力配合RL,配合團隊。
    但有些話說出口真的很讓我失望,比如“滅啊滅啊就習慣了”。
    誰說開荒團一定要滅的?如果都準備充分,ICC一區就是便當區。為什么要9個準備充分的人去習慣陪1個不愿意準備的人滅?這1個人知道自己是處于一個“開荒”“團隊”中嗎?“開荒”意味著每個人都可能犯錯,但每個人都要從錯誤中不斷學習,意味著難度高和熟練度低,意味著大家要全情投入高度專心。“團隊”意味著自己的行為是要對團隊負責,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害死隊友的錯誤誰都會犯,但不要對這種錯誤毫不介意,一幅別人死啊死的就習慣了的無所謂樣子。
    那么好吧,既然同為騎士,我以為至少可以把坦騎的注意事項屬性技能與之交流分享,幫助其提高熟練和技巧。
    但對方說的“我已经有太多的‘照着做’了,至少,在游戏里,让我玩自己的,别再‘照着’什么标准来走了好么”真的在這個初春的早晨震懾到我了。我表示無話可說。
    沒有騎士精神可以,但RAID里,團隊合作精神是必須的。做不好可以教,不愿意學就沒辦法了。
    做RL很辛苦,如果隊友里有這種人,那真的誰都不敢挑起這個RL的大梁了。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