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吃到一種很奇怪的食物,飯糰。

    其實飯糰並不奇怪,但是把炒飯混合一些蘿蔔絲海帶絲裝在一個塑料袋裡捏成一團就叫做飯糰,就蠻奇怪的了。我早上吃的就是這種食物。炒飯哦,就是比較幹的那種,於是不可避免地我這個吃相不雅的人就吃了滿身都是。以後再也不買了。其實我只是早上好奇那是什麼,湊過去看了一眼,老闆說“來個飯糰嗎”我還想飯糰應該很方便,就說好,結果就變炮灰了。

    北京的食物和福州完全不同,我連綠豆都很少看到,要知道我是非常喜歡吃綠豆的。於是我很久很久都沒吃綠豆了很難受。裂風說如果農產品可以郵他要幫我買一些寄來,我說算了,從台灣國際快件郵寄綠豆過來也太誇張了,而且我還沒有鍋可以煮。

    我究竟講了多久要好好畫畫了,大概有4個月吧。時間已經過了半年了這都八月了,可是今年都沒有出什麼圖,年終盤點會很慘淡吧。真感覺自己一年比一年懶了,不行啊,要振作。這話說的自己都覺得好無力。除非我又回复休閒,不如我覺得我很難擺脫每天上線就是3小時+的命運。

    北京的公交好多,但人更多,週五我都步行回家。其實我有時候會蠻享受一個人走在陌生的城市街頭的感覺,那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活很好,就會對未來充滿信心對自己也充滿信心。但是靠杯啦早上起來如果拉肚子什麼我就會覺得我靠我要活不下去了這麼痛我會不會死在自己家馬桶上什麼的。

    好吧我想應該是不至於的。

    嗯,我要好好畫畫了,真的,我保證。我發誓。我講真的啦!別玩了貪玩鬼!


  • 【耶,龍~】

    【迷霧中的卡斯】在北風凍原的這個霧會降低畫面飽和度,很好看。

    【水上行走藥劑】,認得是哪嗎嘿嘿。

    嗯……

    【你看到了什麼?】

    【坦什麼都看不到】

  • 新員工的入職引導人事忘記發給我過。於是我不知道本地郵箱。

    我不知道本地郵箱於是我沒收到新員工培訓通知。

    我沒收到新員工培訓通知所以我沒去參加。

    我沒去參加所以後果有點嚴重。

     

  • 2010-05-21

    禅语

    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

    如果你不给自己烦恼,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烦恼。因为你自己的内心,你放不下。

    不要浪费你的生命在你一定会后悔的地方上。

    你什么时候放下,什么时候就没有烦恼。

    心中装满着自己的看法与想法的人,永远听不见别人的心声。

    永远不要浪费你的一分一秒,去想任何你不喜欢的人。

    多一分心力去注意别人,就少一分心力反省自己,你懂吗?

    憎恨别人对自己是一种很大的损失。

    用伤害别人的手段来掩饰自己缺点的人,是可耻的。

    不要刻意去猜测他人的想法,如果你没有智慧与经验的正确判断,通常都会有错误的。

    你硬要把单纯的事情看得很严重,那样子你会很痛苦。

    永远扭曲别人善意的人,无药可救。

    沉默是毁谤最好的答覆。

    对人恭敬,就是在庄严你自己。

    说话不要有攻击性,不要有杀伤力,不夸已能,不扬人恶,自然能化敌为友。

    诚实的面对你内心的矛盾和污点,不要欺骗你自己。

    心是最大的骗子,别人能骗你一时,而它却会骗你一辈子。

    恶口永远不要出自于我们的口中,不管他有多坏,有多恶。你愈骂他,你的心就被污染了,你要想,他就是你的善知。

  • 跟我比較熟悉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有點“目中無人”,我也跟部分人解釋過這個原因。現在又提起這茬是因為到新公司了難免要認識一些新的同事朋友。
    我最近打遊戲認識了一個朋友,視頻裡我覺得他長得很像以前跟我一起共事過還一起合租過一年的同事。
    然後前天有一個新同事請我吃飯,我覺得他們三個人好像長得都很像。如果他們全換一樣的髮型站我面前我估計我分辨不出來誰是誰。
    以前在老公司的時候我曾經認錯過總裁,後來又認錯過一個在我身邊半米處一起工作過兩年的同事。於是我越發不敢認人了。很多跟我打招呼的人我其實都並不知道是誰。所以我也很少主動和別人打招呼。其實很多時候有這種毛病會很尷尬,而且很容易得罪新朋友。最經常出現的情況是前面有個我不認識的人跟我打招呼,我就對他/她報以微笑,然後發現他們其實是跟我身後的人打招呼……哦原來真是不認識的人。
    所以我說,還是頭上頂個ID的虛擬世界比較好哈。如果沒認出來某個朋友,還請多多包涵。最好每次見我先告訴我一下ID……(喂

  • 在北京,生活上一切都還適應。像我這樣的人,只要給我一個好網絡我就能過地很好。
    要說北京感覺上與福州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外面的食物份量都很可怕。福州的菜是“碟”為單位,北京的是以“盆”為單位。為了不浪費糧食,我覺得我體重好像略有增加= =,不過沒實際測量過。
    我經常都處於很忙碌的狀態,打遊戲的時候也基本是這樣,做MT不能走神啊。所以有不少朋友問起我新公司的情況我都是概略地說“還好”。其實新公司和原來的公司還是有很多不同的,有點不習慣。現在想起來以前的助理真貼心。現在很多事都不知道該找誰,不過都要親自去找就是了。所以像我這樣被動的傢伙經常懶得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至於到現在都還沒有領到垃圾桶(喂,這很重要嗎)。這邊的工作方式也比較愉快,但我覺得相對來說,效率低下了點。經常開討論會,大家關係比較和睦融洽。把以前的習慣帶到這邊工作起來,我覺得我畫圖真是神速。
    上班可以專心畫畫,蠻開心的。這個引擎的表現效果也很棒,畫起來很有幹勁。引擎程序的同事都說你們放開了去設計,我們都會盡力實現。這點上跟以前公司差很多。
    最近忙著打ICC,公司工作也經常加班,所以沒什麼時間畫自己的東西。不過白天也在不間斷地畫所以回家就算都在玩也沒很擔心畫技流失。
    這附近是清華北大,住在這邊連我自己也感覺回到了大學時代。
    一切從簡的生活,蠻自在的。


  • 本尊——>
    這小子最近太蕩漾,經常幻想諸如把鮮血女王做成寵物之類的事,於是畫了一張蕩漾的他自己給他。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