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话讲得很有道理,于是摘录下来。

    受教了,可惜没有早点看到这个视频。

    不然很多错误我都有机会更早避免纠正的。

    但现在也不晚。

  • 她正不耐烦地尽量帮小弟打理,准备送他去上学。雷斯林的新衣服——几件衬衫、裤子、很多补丁的袜子,全部塞在一块儿,与一件冬天的厚斗篷捆成一叠。
    “明年春天我就走了。”奇蒂说:“这真是个蠢到不行的地方。”她扶着弟弟打量一下,“你怎么回事啊,这样子怎么上学去!”
    她揪着雷斯林,指着他沾污的赤脚:“你得穿鞋子。”
    “夏天还穿鞋子?”卡拉蒙很讶异。
    “我的鞋子不合脚。”雷斯林那年春天终于长高了一些,现在跟双胞胎哥哥一样高,不过论起宽度,大概才一半,腰围只有四分之一。
    “喏,穿这双。”奇蒂瞄到一双卡拉蒙去年冬天换的旧鞋,拎来递给雷斯林。
    “这双会夹脚。”他绷着脸想拒绝。
    “穿上去。”奇蒂没好气说:“学校里其他人都会穿鞋子,只有农夫才会光脚丫,我爸爸说过的。”
    雷斯林闷不吭声,脚滑进旧鞋中。
    然后奇蒂顺手取了条不大干净的餐巾布,放进水桶一沾就抹过雷斯林的脸颊、耳朵,力道大得让他心想自己的皮肤会被磨掉一层。

    ——分割线——

    他们啃着一些硬面包,从家里桌上剩下的那一条剥下来,摆了一段时间了。
    “你看,面包上面有蓝蓝的东西。”卡拉蒙咬着咬着说道。
    “发霉了。”雷斯林说。
    “喔。”卡拉蒙将面包跟霉菌一起送进口中,尝了尝说:“还好,只是有点苦苦的。”
    雷斯林仔细地将面包发霉的部分掐开,专注地观察霉菌,然后将霉菌放进他一直随身携带的包包中。今天结束的时候,包包里面应该会有很多种动植物,晚上他会好好研究。

    ——还是分割线——

    被雷斯林彻底萌杀了……上面的出自《烽火试炼》,当时小雷才6岁。

  • 《魔兽》细节的艺术:悲情王子凯尔萨斯

      凯尔萨斯作为《魔兽世界》2.3版到2.4版过渡的一个关键人物,最终死在五个不知名的冒险者手里,他的尸体,也将永远的留在他的故乡,奎尔丹纳斯岛。

      凯尔萨斯作为血精灵的领袖,为了挽救他的子民,先后追随了背叛者·伊利丹和基尔加丹,但是他的目的没有达到,却和他的子民一起陷入了黑暗的深渊,再也无法“重返荣耀”。

      游戏中血精灵之间的对话细节:作为玩家,你平时是否注意到了呢?

    1:血精灵对燃烧军团的恶魔感到反感


    2:血精灵谈论到伊利丹


    3:血精灵说起现在的凯尔萨斯


    4:血精灵士兵时不时掩面而泣


    承天之命,逐日此生,庙堂颠覆,家国浮倾。饮泪为誓,泣血为名,十年日怒,几载晨锋。
    世人鄙陋,谓吾邪能,叛逆无良,笑我愚忠。殊途两道,公理谁订?何为正义?何为光明?
    河山未复,甲胄难封,残阳浩劫,戎马将终。吾王既薨,剑为谁横?轩辕不存,血荐谁锋?
    悬头于颈,取者自请。身死故里,目已能瞑。首丘狐尾,阳湾枯冢。后世之人,任君临凭。

  • 1 如果你是玩家,游戏会让你愉快;如果这是你的工作,那么游戏会让你痛苦。别跟我说什么你热爱游戏以苦为乐。等你年复一年日夜加班,天天面对巨大的压力,却拿着很少的工资,做出来的又只是个垃圾游戏,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

    2 如果你是玩家,你可以大谈游戏是艺术,大谈游戏性。但如果你是游戏设计师,对不起,你第一要做的事情是为老板赚钱,第二到100还是为老板赚钱。所谓的艺术也不过是为了吸引更多玩家的方法,艺术是为赚钱服务,而不是赚钱为艺术服务。如果你设计的游戏不能为公司赚钱,对不起,你肯...
  • 日翼 日落 日怒 日蚀 炎刃 炙痕 炎伤 炎鹰 
    晨星 晨击 晨风 晨光 晨歌 晨铸 晨峰 
    火拳 火纹 火盟 火芒 火语 火翼 火鹰 火吻 跃火 风焰 
    晨行者 昼行者 射日者 风行者 逐日者 追日者 猎日者
    月晨 雪晨 明翼 阳翼  
    血伤 血目 血叶 血怒 血誓  
    亮刃 光刃 迅刃 静刃  
    光痕 天痕  
    河风 黑盾 金刺 鹰眼 鹰盔 
    暗叶 暗歌 轻歌 暖风 怒风 
    星铸 红箭 远步 新星 秘誓 
    蓝空 深影 默夜 魂水 魂歌 
    琥珀之光 黎明之刃 黎明玫瑰 黎明之心
    心矛 碎云 天步 炽光 夜锋
    附赠几个高等精灵的:影衣,金剑,金叶,火叶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