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吐槽的时候真糟糕呀……

  • 从昨天早上醒来开始就觉得似乎是有点小感冒,喉咙非常不舒服,心里念着大概是空调温度低了点,没有太在意。
    昨天晚上在等人聊天的时候习惯性地抽了几根烟,我并没有烟瘾,但抽烟会让我冷静,耐心,保持理智和克制,所以我也一直没有特地去戒烟。昨天晚上就一直在咳嗽,在床上从两点翻到早上五点才勉强睡了过去。此间还发现了一个颇糟糕的事,那个纤维瘤明显地长大了,唉,看来今年的年假又得花在手术上。
    早上10点起床又是咳醒的,伴随着强烈的恶心,但是吐了很多次除了胆汁什么都没有。这个月请过两天假了最好不要再请假了,今天还是坚持一下去上班好了,过了今天就是周末,可以休息两天,希望过完周末能恢复。
    很饿又很恶心,唉。

    不知道WOW什么时候才能开。最近特别想念艾泽拉斯,也特别怕去仔细地想念艾泽拉斯。
    如果一定要说择偶标准的话,能一直陪我玩游戏,这大概会是首要条件吧,哈。坦白地说,自己是个超级怕寂寞的废柴。我喜欢圣骑士。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晚上和一个朋友出去吃饭,被她说教了一顿。算是有所觉悟了吧……
    她说没有必要为别人改变自己,那样是交不到真正的朋友的,因为他们根本都不了解真实的你。
    她说不要压抑自己,不要厌恶自己,要爱自己。
    我告诉她,我几乎已经忘记了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我记性真的很差。
    她说,那就去找回来。

    曾经有人问我说:你爱我,你愿意为我改变吗?
    我说:我愿意。
    结局就是那个人说:我现在不爱你了。

  • 最近会有一阵子感到孤独了。

    习惯了一上QQ就敲某个人,最近上QQ都不知道找谁说话好。

    仿佛连上QQ这事本身都失去了意义。连带这还有很多事情都觉得失去了意义。

    软弱的念头不是没有动过,但都被压制下来了。

    回头的它们究竟会走向何方呢?

    会在两点一线路途中吗?或者在深夜耀眼的屏幕前?或者是满天花板的人造星云?

    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这不是你,你该重新上路了。

    但我想对他大吼:这就是我,我就是如此。但他的担忧让我不忍如此。

    如果我连他也避而不见了,我就真的……完蛋了。

  • 星光黯淡的夜空中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萤火 告别你
    灰烬隐灭的土地上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幽魂 告别你
    火山沉寂的半岛上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虚空 告别你
    波涛平息的小镇中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旧日 告别你
    生机消亡的树林里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绿荫 告别你
    未知探尽得学院中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魔法 告别你
    正义不再的街市上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欲望 告别你
    崩裂持续的两级中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力量 告别你
    物是人非的幻境里 我将离你而去
    告别世界 告别你

     

  • 我不会忘记我爱过的你们,即使你们被创造的前提已经不成立。

    你们会被永远封存在我的记忆深处的储物箱里。

    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个能为我打造钥匙的人。

    即使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 某资深设计师跟我说过,把爱投入工作是一件很蠢得事。

    其实这是颇有道理的。我当时就这么觉得,但经常还是有点不服气地加入一些自己的创意,好在我看地很开,都几年工作经验了又不是刚毕业,就游戏来说,还有什么值得介意的。我自己设计出来的很多东西我自己都不喜欢,是,当然,我就是那种不可能为我参与的那个游戏掏一分钱的人,我并不是我那个游戏的玩家。既然这个东西设计出来不是要给我玩的,从我这里是赚不到钱的,那么我为什么非要自己喜欢?工作就是工作,我只是为了养家糊口。

    工作就是工作,在自己的职位上对自己应该负责的人负责。在能够实现的范围内没有人会去介意我投入了多少爱在设计图里,但超出要求的、实现起来代价太大的、不符合游戏总体世界观和美术风格的设计就必须被否定。因为我是拿着一份工资为策划设计一个游戏功能资源,我对主策划负责。设计出主策划满意的他认为符合游戏背景以及符合产品市场定位的作品,我才称得上能够胜任这个岗位,至少本项目三年来都是如此。

    请时刻记得,我们是在做一个产品,而产品的受众不是我们来选择的,也不是我们来决定的。老板看准了要赚土人的钱,那么麻烦我们设计地土一点,我们得为老板赚钱。记得有个业内文章里有句话这么说的:所谓的艺术也不过是为了吸引更多玩家的方法,艺术是为赚钱服务,而不是赚钱为艺术服务。如果你设计的游戏不能为公司赚钱,对不起,你肯定被扫地出门,公司没有义务给你发工资让你搞自己的艺术。

    从进游戏公司第一天我就是被这些话洗脑过来的,很多话非常现实,非常残酷,非常有道理。
    我不希望作为我管理之下的人,因为我的爱护而没有挑明了说这些,就必须经历更痛彻的教训来学会这些规则,我原以为他们的领悟力会更好一点,毕竟不是没当过设计师这一行。

    虽然我有时候说话很难听,但那是嘴贱。我确实不喜欢板下脸来用很严肃的口吻说这些很严肃的话题。

    偶尔的吐槽是必要的,最近有人开始说我脾气太好了,简直让我喜出望外。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