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爱,只是一个答案,我愿象这些花草,默默遥望。

  • 这次换了个TOP banner,不是我画的哦。是我们游戏的资料片宣传图之一。

    昨天我们游戏的第五部资料片更新启动,默默换上一张Banner以表支持……
    (“Under the Abyss”是博客名……)
    MY组的同学们都辛苦了,祝愿这次的资料片能达到并超越预期目标吧,后续开发大家也要继续加油哦!

  • 这次又重操旧业开始画场景啦,是给其他项目搭个帮手。
    谁让我工作那么闲来着。
    啊哈,这次可以画很多概念和草稿了~而且还是3D游戏,尝试多画画概念的好机会呀。
    细化就交给别人好了~
    其实不是那么有信心,但我想只要一直学,总会掌握的。
    要加油呀。


  • 至今为止点开的专题文件夹中最让我崩溃的子文件夹。
    这只是【一个】最终幻想专题哦。一点爆出一堆,直接趴死在键盘上。

  • 沟通的时候要稍微了解一下沟通的对象是个什么人,然后话要挑着说。
    本来我是很口无遮拦想啥说啥的,后来屡屡闹出不愉快我就改了,有些时候啊,微笑就够了。
    但是我尽管可以控制语气和态度,我却觉得说谎是不太好的,所以有些话我放好听了说,但基本观点还是不变的。特别是对于亲密的朋友,我更多是有话直说。指出别人的不足需要很大的勇气,承认自己的不足同样需要很大的勇气。
    本来沟通嘛,我觉得就是表达自己的看法以及了解对方的看法,以交流和取得共识为目的。这个共识有时候并不是立场一定要一致,我认为认同了理解了对方即表示沟通是成功的。比如,我知道,以你的文化背景专业方向个人爱好情绪性格年龄等多方面因素考虑,你会抱持这个观点,是正常的。尽管我不一定完全赞同你的观点,但我对于你的本次沟通已经给予认可了。
    给别人看一个东西,一定要别人像自己一样喜欢,这可不太好。
    且不说什么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别人这么严重,你展示你的喜好给别人,别人了解到“哦,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啊”这就足够了。遇到喜好一致的那是缘分,遇到别人不喜欢那叫正常。如果别人不喜欢,你就怀疑别人没有进取心啦,活该不会进步啦,给你学习和提高的机会你还敢看不上眼啦,那这可不太好。首先,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这是基本。其次,就算都爱萝卜,也有人爱白萝卜也有人爱胡萝卜。你可以说胡萝卜营养价值高啊,但我喜欢白萝卜的味道。这本没什么好争执。你告诉我胡萝卜营养价值高,那么我说“好我下次需要营养的时候会考虑换胡萝卜”,这不就是一种认可了么?你还要我把白萝卜扔地上踩个几脚说“什么垃圾,白喜欢吃你这么多年,都要吃成傻子了!”这才叫有上进心?这样才会进步?这个,确实比较难让我接受。
    回头再想想啊,我算个啥,你算个啥,我们各自都不代表啥。放下其他工作上的身份,跟你就朋友对朋友式的交流,互相增进了解,了解真实想法这才是对于我同你的关系有正面意义的。要不怎么的,我大可以甩一句:我就这么土渣,你不爽你当主美去啊,你神,你去画画看。你算什么,要说也是DJ说我主策说我,轮得到你吗。或者:哇!好棒哦!!这是真的吗!!!
    但是我说,兄弟,何必。
    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不爱打击人不爱泼人冷水也不爱奉承,我只会说不好听的大实话,你还不了解么?我说兄弟,我是不想骗你。你难道觉得你喜欢的就必定是我喜欢的吗?那我就是你了,就不会叫你“兄弟”了。
    我心里有自己的好恶和喜厌标准,你也有,每个人都有。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别人是不礼貌的。我会推荐我喜欢的东西给别人,但别人不喜欢我也不应该生气,更不应该质疑别人的能力,说一些比如“活该不进步”之类的话。你跟你兄弟随便点是可以这么说啊,你客户不喜欢的时候你跟你客户这么说试试?你跟你老板你这么说试试?明显是自不量力嘛。所以说这样不好。兄弟你要了解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我只拥有一块种不出胡萝卜只能产白萝卜的地,你是想要我饿死吗?咱不是精灵,咱不食人间烟火不能活。
    兄弟,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伤了别人的心是永久地降声望呀。大家都是小年轻地出来闯,大家都有在努力在求进步,大家都没个几两重大师高手一点一大票就是不包括咱们,互相鼓励一下肯定一下多窝心,有话好好说,意见建议好好提,你好我也好嘛。说什么“烦死了,关窗口了”之类的话,真挺凉的。
    我也老了,确实非常啰嗦。但如果能有个人跟我啰嗦,我还觉得挺好的哩。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不过我的BLOG至少可以忍受我的啰嗦。
    我想我那个兄弟大概不会来看我BLOG,既然他不听,我这满腹牢骚只好就近倒在这了。
    靠,这么啰嗦,连我自己都要完全受不鸟啦。


  • 人生中的第一束花T Trz,设计部全体同学送的,祝咱早日康复。谢谢大家TAT
    母亲看到酸溜溜地说了句:可惜不是玫瑰花。
    我收到的第一朵花是在教师节收到的……

  • 昨晚准备睡时不到两点,已经看了好一会书了。夜里伤口疼地无法入睡,我总是想象被切开的伤口像四五成熟的牛排那样,按一按会渗出血。光是想象就觉得疼唉~不过我的疼可不是全靠想象出来的,身上刚开个口,哪有不疼的道理喂。
    为了转移注意力,白天的时候一直在打游戏,而且坐着没有躺着疼,躺着正好会把伤口撑开。一同事说:身上一个洞还能玩地好好的,简直憎恶(就是那种缝合怪)OTL。
    挖出来的东西有半个小拇指大,医生说,这个得挖。病理分析还没出来,不过任何不明东西在身上还是会长大的,不挖掉总是无法安心。现在安心了。
    家里的床真的好硬……我的尾椎都快变型了……顺带一说,手术室的床真是太窄了,稍微壮点的人估计手都要没地方放。另外,手术室窗外的景色不错……青山与零星小房子。生活可以很美好T T……以后的路还很长。

  • 不当主创啦~哦耶~
    改当主美啦~嘿嘿嘿嘿~(转圈转圈)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