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剛準備寫日誌呢,這又叫我幫HTOC了。唉。

  • 再見福州~

    我要少玩點游戲多畫點畫~

  • 好久沒有來這里發牢騷了。最近真的是忙死。
    離職這事絕對不像電影里一樣抱個紙箱子拍拍屁股走人那麼簡單。光是那個SOP步驟就有39步。就是要39次各種人幫我通過表單哦!期間還需要我自己反復確認=“=被耽擱了好久了,希望周末的飛機還趕得上吧。
    北京實在是有點小巨遠唉,之前去過最遠的地方大概就是香港。這次一個人去北京那感覺有點大義凜然視死如歸?
    那邊沒有舒適的生活,沒有家人,沒有故交,甚至沒有更高的薪酬,只有一個有愛的項目。
    我經常覺得我總是在孤注一擲,但自大地講一下我覺得通常我都是贏家啦XD
    搬家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特別對于我這樣愛買書的家伙來說。帶去北京的書只有4本,其余的幾千本全部搬回老家。打包就打包了好幾天,因為最近書的規格實在是越來越賤了,感謝老媽幫忙。
    除此以外的各種手續也是忒麻煩,股票啊醫保啊公積金啊好煩=..=
    感覺還是……完全沒有休假。從懂事開始就忙到現在了,都沒怎樣好好玩過放松過。唉。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定要玩游戲的原因了吧。
    RAID繼續加油。爭取兩個CD內殺掉巫妖王小阿。

  • 有好一陣子我覺得生活充滿了失意與悲傷,任何困難都能將我輕易打到。我放不下,理不清,斬不斷。
    可能是老天終于不想讓我再這樣自己挖墳埋自己了,于是賜予了我一個禮物。
    說真的,這還是我第一次跟異性陷入熱戀——【我愛他,他也愛我】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我有好感的異性敢跟我表白,在這樣的前提下他敢說出來,真的是蠻勇敢的。在“男女”問題上我的思想還真的很保守,覺得告白這種事就應該由男生來。那些曾經喜歡過我卻不敢告白的男生也許永遠都不知道,我只是在等他們先開口,一步之遙,擦肩而過。
    我現在經常覺得我判斷失誤,我終于淡定不了了,甚至覺得以前的很多邏輯在愛面前不堪一擊,心跳加速的那種感覺好像真的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這種幸福滿點的感覺就跟做夢一樣,簡直像被砸到了。
    雖然離真正在一起還很遙遠,還有很多艱難險阻,但我會好好珍惜好好把握的。
    真的不想再沉浸于不可挽回的失落感之中了,真的很痛苦。
    說回來也正是那種失落的狀態才讓我獲得了現在的這份愛情。
    以后這個博客的基調應該就不會那么那啥了,哈哈。搞不好都不愛更新了。

    只是想告訴關心我的朋友,我終于走出來了,我現在很幸福,快來恭喜我吧。

  • 每一次都像命中注定,因為命中可以注定很多事。
    每一次都被命運捉弄,因為時間地點人物總有不完美。
    每一次都在認命放棄的時候,賜予我一根救命稻草。
    每一次都在我只想靠一根稻草活下去的時候,收回這唯一的恩惠。
    究竟要有多大的力量才能把握住自己的幸福?
    究竟要付出多少的努力才有資格去索取?

    我已經被捉弄習慣了,享受命運賜予的每一道菜吧。
    圣光之路的前方為何只有黑暗。

  • 好久沒有寫日志了好像,前幾篇都是游戲攻略。
    最近打游戲算比較投入的一段時間,先說游戲吧。
    本來一直對自己的技術很沒信心的,但公會里經常一起打的幾個朋友都覺得我坦地還可以。特別是英雄十人十字軍坦過之后就覺得,其實沒差別人多少。冰冠城寨一區也坦過了,除了飛艇戰第一次不知道哪里領火箭包,問了RL,RL沒講很清楚,他大概覺得所有人應該都知道OTL,RE后我知道哪里領火箭包了就一切順利了,我是負責兩船來回飛的那個坦。RAID副本的MT或者ST,有打過一次之后我覺得我都可以勝任,實際上好像主副坦也都當過了。但冰冠城寨2區的玩泥巴我實在是沒信心啊啊>_<
    上周的周常出BUG了,周四前后接到的是不同的任務。我就一直留著CD等公會團一起打,但會長開組的時候沒有喊我,我真的非常不爽。平時我都是隱身,那幾天我都是在線。最后我把原來的任務刪了,接了周四之后的殺講師的任務。偷偷問裂風,他說沒打過不要去坦比較好,因為那一戰是要用控制的。于是我組進一個野團當DD,DPS第一~
    不過到了王面前,控制職業就一個牧師和一個小德,小德原來還是坦,于是只好小德和牧師控制,我又不得不坦……
    其實除了我要坦的原先被控制的怪免疫嘲諷這點小麻煩以外,根本沒什麼難度。免疫嘲諷沖它目標丟個保護祝福就好了。
    上周打十人亞夏冰王掉了一個騎士防御T10(裙子哦!),RL是裂風,他直接強X給我了(隊伍也就我和他能用),我們都高興了好幾天……那玩意值90個冰霜啊啊啊>o<!亞夏是好地方……以后每個CD都要去……
    春節的節日任務期馬上就要過去了,我到昨天中午就只剩打年獸的任務。看NGA上講有人年獸用蠟燭打打了半個小時,組了一個團的人打。結果我們昨天去的時候我看了一下任務,說蠟燭是用來打爪牙的囧,于是我和裂風,奶牛,煉獄,4個人就干掉了年獸,大概還沒打10分鐘吧。成就圓滿,于是有頭銜了:長老 卡斯帕晨鋒……

  • 今天天氣真好。過年我要吃年糕。
    過年我要曬太陽,還要去塔山公園玩。
    要買一個大大的氣球。

  • 这两天晚上都在做美梦,真正的美梦,非常非常美,美到我想狂按截图键。
    前天晚上梦到开车到一个开满花的溪谷。向前转个弯后却是冰天雪地,有一座很纤细的冰桥连接河两岸,树都冻结了,瀑布还有一点流动,有彩虹还有极光。我当时就掏出手机狂拍。。。。。。可是真遗憾醒来就没了。
    昨天晚上梦到一个奇妙的人物了,我在玩天堂2时候的角色,人类死灵法师——夏至。梦到他戴着尖尖的帽子拿着黄昏之杖从我家店门前的街区路过,我叫住他和他说了几句话,然后放了一个达拉然烟火给他看。那时候天空的颜色很像纳格兰,也看得到星星,但我抬头看烟火的时候却看到他和烟火一起飞走了……我的反应也是找截图键,却发现自己不是在电脑前却是真实地在那个世界里。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