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再也沒有理由不畫畫了。


  • 【耶,龍~】

    【迷霧中的卡斯】在北風凍原的這個霧會降低畫面飽和度,很好看。

    【水上行走藥劑】,認得是哪嗎嘿嘿。

    嗯……

    【你看到了什麼?】

    【坦什麼都看不到】

  • 今天7:30我們公會週五的固定團照例由裂風開組起來。由於各自有事,原來的ST和補都不能上,我們另外找了兩個只有一區經驗的朋友一起打。從七點半開組打到十二點多,打過了瑪洛嘉領主-亡語女士-砲艇戰-薩魯法爾-膿腸-腐臉-普崔希德教授-血親王議會-鮮血女王-綠龍-冰龍。

    之前的進度一直停留在拓荒冰龍上,基本上最好也只能打到15%就滅。今天冰龍過地超感人。

    戰到5%左右大概就只剩5個人了,ST是最先倒下的,於是我接過來準備一坦到底。然後每次的冰墓都在減員,指揮激動地大喊“RUSH!!”剩下3%的時候主力DD都死了,但我們依然沒有放棄,一直到1%打了很久,因為那時候只剩我一個坦在打了。我用掉了飾品喝掉了藥水用掉了聖療換上了光明審判,在只剩3%血,秘能連擊疊加到14層的時候終於把開始狂暴的辛德拉苟莎幹掉了!!!團裡的大家都激動地刷屏,YY裡也開始歡呼大喊猛坦,我們的英雄,卡斯我愛你。
    那一刻我心裡真的是超爽的。大家都開心地刷屏刷了很久,都沒有像以往一樣馬上撲過去摸屍體。
    不過說到摸屍體還是一如既往地黑。一個晚上7條項鍊,繼指環王之後裂風又變成了項鍊王。
    巫妖王的話我們這個團隊裝還差不少,打不過,練習了幾次後大家就開心地去睡覺了。當然每個團隊到這邊恐怕都少不了要和巫妖王合照。

  • 昨天打25ICC,卡腐臉滅,過不去了。
    最早是我負責玩泥巴,到最后20%的時候,RL總是怪我沒有拉中間的泥巴,說卡斯你這樣不行的啦,你風箏不行啦。于是我轉了DD,他們換了一個據說是專業玩泥巴的DK。我們又滅了好多好多次,然后就沒有人講我不行了。
    中了病一鍵驅散不要太順手啊,在中間就把小泥驅散出來,在中間就融合出大軟,大軟爬那么慢,馬上拉走的話等它挪出來早就AOE死一堆人了。好在最后大家基本都曉得是中了病不跑導致滅團,并不是卡斯不會玩泥巴了=  =
    下周2又被這個團邀請了,以后會不會都是固定團呢?昨天真是巨黑無比黑,就買到一個提升T10的道具,其他都根本沒有出坦裝,出了一兩個板甲還是亞夏會掉的部位,黑到死,ICC團,TOC價。

  • 最近公會想開荒ICC,其實公會里很多人都打過ICC了,這里講開荒是因為組的公會團,大多數人是沒打過的人。
    開荒團里做RL很辛苦,我就算打很熟我也絕對不做,何況我不熟,所以這事我從來不挑。
    開荒團里能做RL的人,在其他野團里也都能混很好,如果他們愿意回來帶,那么我們要感謝他們沒有忘記我們。我們也要盡全力配合RL,配合團隊。
    但有些話說出口真的很讓我失望,比如“滅啊滅啊就習慣了”。
    誰說開荒團一定要滅的?如果都準備充分,ICC一區就是便當區。為什么要9個準備充分的人去習慣陪1個不愿意準備的人滅?這1個人知道自己是處于一個“開荒”“團隊”中嗎?“開荒”意味著每個人都可能犯錯,但每個人都要從錯誤中不斷學習,意味著難度高和熟練度低,意味著大家要全情投入高度專心。“團隊”意味著自己的行為是要對團隊負責,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害死隊友的錯誤誰都會犯,但不要對這種錯誤毫不介意,一幅別人死啊死的就習慣了的無所謂樣子。
    那么好吧,既然同為騎士,我以為至少可以把坦騎的注意事項屬性技能與之交流分享,幫助其提高熟練和技巧。
    但對方說的“我已经有太多的‘照着做’了,至少,在游戏里,让我玩自己的,别再‘照着’什么标准来走了好么”真的在這個初春的早晨震懾到我了。我表示無話可說。
    沒有騎士精神可以,但RAID里,團隊合作精神是必須的。做不好可以教,不愿意學就沒辦法了。
    做RL很辛苦,如果隊友里有這種人,那真的誰都不敢挑起這個RL的大梁了。

  • 我以前沒打過安其拉。今天半夜2點組進了一個安其拉懷舊團,到有一個2王,劍皇魔皇那裡。
    左邊那隻是法系,物理免疫。右邊那隻是物理系,魔法免疫。
    指揮先說,誰可以坦。我(防騎)和一個DK舉手。於是指揮走到左邊墻邊一個位置說,你等等就拉到這裡就是你面對的這個王(他只是這麼說,沒有說具體是哪個王也沒有說什麽時候拉,而我坐在地上喝水,我面對的是左边的魔皇)。

    然後又到右邊說了一遍類似的DK坦站的位置之類的。接著我們就緒,回到檯子上上滿BUF。指揮喊“MT上。”
    於是我上去拉左邊那隻魔皇。並且拼命企圖把它往剛才指揮指定的那個牆角的位置拉。但是那個王不吃嘲諷,又是定點大炮,我怎麼都無法撼動它尊足半步,我甚至連卡視角,拖距離都試過了。我還在想辦法,指揮就開始罵我。
    我一頭霧水,接著指揮就退團了。然後更多的人就退團了。
    其間KBK有M我說“傳送后要搶先打王第一下,仇恨就會在你身上”具體字眼我忘記了,但我翻了記錄只透露了這個信息給我(可惜忘記截圖,下線的時候太激動了直接關了遊戲程序)。
    但是還沒有打到王開始傳送,所以他透露給我的信息我還沒來得及用上。
    還有沒退團的人說,“騎士很直……”
    我非常鬱悶但還是想問清楚是什麽情況。後來沒有走掉的另一個小德說,那個王不能物理坦去拉,物理免疫嘲諷也免疫,不是你的錯。

    還有其他人表示,我完全理解錯了。拜託誒,指揮只指定了一左一右兩個物理坦,沒有指定過法術坦,那麼叫“MT開怪”的時候,按照指揮,左邊除了我,還有誰上去開怪?
    那麼是我理解錯了指揮說的“MT開怪”,敢情我不應該把自己理解為“MT”,那左邊那怪不用開?如果我因為沒讀攻略沒打過不熟不夠格,那這個指揮顯然更不夠格咯?

    查了攻略,攻略里說必須啟用一個法系職業去拉魔皇,用一名物理職業去拉劍皇。指揮只指明了倆物理MT,然後叫“MT開怪”不明就裡的物理MT而且是唯二的倆當然都去開怪了。而指揮原來也只說把王拉到牆角,沒有具體指明是哪一只王,這也是指揮的不到位吧,再則也沒有指明是開王拉過來還是在那裡接應傳送的王,只說“拉到這裡”,更加導致了沒有打過的人的理解盲區擴大。

    最後我還想問,沒打過安其拉很丟人么?可惜大家在打安其拉的時候我剛畢業再忙畢業手續和工作轉正呢還沒開始玩魔獸。集合前在往目的地跑一直趕,開打后就一直關注隊友情況,加血解毒拉怪救人我都做,開王前都在聽指揮說話給別人上BUF沒空閒去開網頁翻攻略很丟人么?我覺得這並不比“隊友理解錯就罵人”“有人操作失誤就退團”更糟糕吧。
    就算我很晚玩魔獸世界,但我凡是有組隊的時候一直都很認真在玩也盡力幫助隊友,要說操作爛智商低下這些的我只能說,我也盡力啦。從來沒有划水,也從來沒有NINJA,每次除非特殊情況不然都第一時間自己盡全力趕往副本,我有那麼糟糕么?
    每一个号都是自己练大的不是血色斯坦破碎刷大的,这个骑士号自强过旧大陆80%以上的5人副本一路坦大的,每天因为夜班都是晚上23点后上线只能玩玩五人,像我这样至于被说“我总算见识过TBC后的骑士坦和WLK之后的DK坦”吗?
    讲究逻辑和可能性所以不懂变通,绝对听从命令所以认定一就绝不二,也就这样。
    大概我12X的智商玩游戏还是嫌低了吧。

    昨晚臨睡前又回憶起一個戰鬥細節,在第一次殺雙子的時候大家都不會殺就亂殺一氣,之前之所以沒有全體跑屍體是因為我在臨死前干涉了一個小德。而團里唯二的術士卻是第二次開王前唯一沒有在場的人,一個是因為死太遠救不到,一個是因為提早釋放靈魂找不到他的屍體去復活,而他們倆無法獨自穿過進來的一個不停刷小蟲的通道。所以在指揮說“MT開怪”的時候根本沒有術士在場,大家也都知道,那麼他究竟想要誰去開左邊那魔皇。

  • 最近開始非常喜歡挑戰副本3人組了。
    這次依然是我卡斯帕(62級不稱職防騎)+柯貝克(60級老玩家戒律牧)+裘倫特(60級半新人?術士)的三人隊。我不稱職是因為我全身裝備都是懲戒裝,60以前的藍裝很少有防禦的,而且雙天賦剛洗不久,於是藍只有兩千七的人居然也去坦了!雖然我裝備不怎麼樣,但是技術!,也不怎麼樣。

    大圖
    這是倒2的BOSS比斯巨獸倒下的瞬間截圖的。我還在牆角,第一人稱視線。
    戰況慘烈,兩個布衣都挂了。這個BOSS賤就賤在拉住了還是會對別人衝鋒。術士就是給這麼沖死的……好在牧師有綁靈魂石,挂了又起來。因為牧師最後關頭成了它的新衝鋒對象所在,所以我才有空擋給自己來個大補血。牧師要是沒靈魂石復活估計就很危險了。我大腳3動作條的救命5招已經用了4招,牧師要是沒起我就要開無敵了……
    (要是開了無敵順手爐石……就……)

    大圖
    截圖留念。(實在算不上好看……這,這頭朝牆角尾巴朝外說明我牆角拉得好……大概吧)
    遺憾的是打最後一個BOSS將軍的時候我們第一輪戰術失誤,加之我第一次打黑上,不熟悉BOSS的招,老是沒躲掉它噴的火。明天晚上準備再戰一輪!拿到成就!
    將軍掉個上衣吧……


  • 大圖更多圖請點閱讀全文。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