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后这里作为绘画反省修炼专门地……日常晒幸福吐槽爆苦逼都去新浪微博。

    就这么决定了。


  • 凜風峽灣的(洛狄)畫的(卡斯帕晨鋒)



  • 凜風峽灣的(卡斯帕晨鋒)送給(洛狄)的。

    曾經做夢的時候夢到身處達拉然,空氣里都是奧術魔法的味道。可是那究竟是什麽味道啊???
    差不多是薰衣草的味道。大概是因為達拉然是紫色調子的吧,所以產生了這樣的聯想。
    這麼多年了……我還是很喜歡紫色調,我媽一定又會說:你怎麼老用這幾種顏色啊也不換換!
    其實原來還想畫的更細緻一些,但是布紋我實在是畫不好了。這時候如果去深入布紋以外的東西就喧賓奪主了,所以就此打住。
    這個其實應該是在中央上空看向紫羅蘭城塞那個方向的景色,不過中央上空是沒有這麼高的建築的。紅色的掛簾應該是奪日者聖堂的東西,位置上是看不到紫羅蘭城塞這個方向的景色的。好吧不追求了。
    不過爲什麽我感覺達拉然聯盟勢力的建築比部落這邊的給力好多啊!!!別以為不讓部落走進去我們就不會發現,不是有間諜任務嗎!!!你們那個樓中樓中樓中樓和那些小走廊我去羡慕嫉妒恨啊!奪日者聖堂這邊就一層,太坑爹了。


  • 給以前一起ICC的隊友

  • 半個小時前胃潰瘍忽然發作,那時候我開著我的帥呆酷斃棒透了的騎士在雙開帶小號刷奈幽,然後,我堅持刷完了,吃了泡麵吃了藥,準備睡。但是週末的這個點我怎麼可能睡得着,無論如何得做點什麼。
    今年身體似乎一直在抗議我平時太過慵懶隨便的生活對它的虧欠,可是我還想畫畫,還想玩遊戲,還想看電影,很多很多事情還想做,就是不想吃飯和睡覺。
    不知不覺都快四月了,第一季度任務當然是沒有完成啦。郵箱裡“情人節快樂”的信也已經過期一個月被系統自動刪除了。其實很多事我都記得。但是如果記起來的時候只泛起傷心與難過,那麼何不當作已忘記呢?
    不行了,再不躺床我要掛了。明天再說吧。

  • 中午的时候一个组里的同事执意要请我吃饭。本来说是晚饭但我说晚上要下副本,本来想正好推辞掉,但他说那中午去吧,于是我只好说OK。
    中午我一般是不吃饭的,所以我也就去吃了一盘沙拉和一杯橙汁。
    他找我聊大意就是说再给他一点时间去学,不要开除他,因为最近他自...
  • 我最近有很多更新都写在QQ空间了,那边去的人比较多。

    这边比较少人来,所以就可以写点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缘人才看得到,哈哈。

    最近一直在发牢骚,我觉得天一冷我就爱发牢骚,不管哪边的标题我都大部分是牢骚开头。

    本来嘛,博客也就是起的这作用不是麽,哼。

    ...
  • 所以,再也沒有理由不畫畫了。

→ 赐予我力量,去改变我所能改变的; → 赐予我勇气,去接受我不能改变的; → 并赐予我智慧,去分辨这两者。